南開科技大學專訪江欽良董事長

拿生命寫故事

其實我的人生過程,是真的吃了很多苦,也佈滿很多的曲折。回想過去,年少輕狂,又處於心理上的叛逆時期,離開學校以後,投入社會,那時候就開始接觸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,逞兇、鬥狠,也犯了很多錯誤,所以20歲的時候就進入監獄,總共服刑15年半。可是,就在服刊的十幾年時間,在那真的很困苦的環境中,我才體驗到,說真的,人是需知識的。知識的養成,以及充實自己,這是非常重要的;所以在服刊期間十幾年裡,我可以說每天書不離手,一有時間有不斷充實我自己。

民國91年我回到社會以後,馬上趕回南投老家跟家人團圓。那時候剛好是民國88年921大地震過後不久,南投算是受創最嚴重的一個縣。大地震過後的第三年我回到故鄉,一眼望去南投縣整個是沒落的,蕭條的,失業率又高,大家都在投入災後的重建,南投鄉親也沒有什麼娛樂生活,大家都是愁眉苦臉,看不到未來。回到社會以後,坦白講,我也是成為一個弱勢族群;作為一個服刊十幾年之後再回到社會上的更生人,事實上我也找不到工作。在社會上要找一個安身立命的機會,真是不容易,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;同時又看到整個南投縣的蕭條情況,我深深感到憂心。一方面是自己也要生存,一方面又面臨到南投縣整個環境的不理想,後來我就跟一些比較有心去思考地方問題的熱心人士,開始討論地方要如何發展、災後要如何重建等問題。就這些話題來思考的時候,我個人認為,最好的機會就是從『庶民經濟』去著手發揮,所以那時候就決定要做夜市。事實上,當初創立草鞋墩觀光夜市,最主要還是針對這裡的921災民,設法輔導這些災民自立更生,協助他們也能自己站起來創業。夜市最能表現台灣人的精神跟庶民生活的面向,所以在91年11月26日開始規劃夜市,接著就產生了草鞋墩人文觀光夜市。我記得觀光夜市剛剛創立的時候,幾乎有三分之二的盤商都是南投災民,他們有的人是單親家庭,有的人是失業老人,有的人是地震之後房貸繳不出來的,大家都成了弱勢,大家都在失業;就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們開始號召他們、引導他們到夜市來工作,做個小本生意,追求自立更生,而這正是夜市的在地精神。 

DSC_6805  

   我們其實是著重在人文關懷,以人文關懷的精神為基礎,來規畫這個觀光夜市的,而不是單從經濟的角度來做。算一算,觀光夜市到今天也是第11年了,這11年來,讓我深刻感受到這些鄉親為了生活、為了家庭,那種奮鬥的精神讓我深深感動。雖然夜市看起來就是一群小人物,可是在他們身上,我看到台灣人的精神,也讓我學習到在這個社會上要怎麼生存,要怎麼去因應環境。我覺得在社會上,有的人在適應環境,而有的人是改變環境。當初我也是想著想要從什麼地方開始去適應環境,然後再慢慢地融入它,而且在這當中學習成長,試著跟這些鄉親一起去打拚。這十幾年來,台灣的大環境是處於不很穩定的狀態,尤其是經濟方面一直在落沒,相對於國際的情形甚至東南亞地區,台灣可以說比較沒有競爭力。所以說,這十幾年來也我是因應著這樣的環境在思考,思考要怎樣才能帶動南投的經濟。消極來說,至少是怎麼才能提供鄉親一些就業機會,在積極方面或公益方面來說,要怎樣從人文關懷方面去做起,能夠使南投瀰漫一種很溫馨、很良善、很和諧的氛氣,這當中有個非常重要的轉折,那就是民國100年。

179993_393571354018820_78494040_n  

民國100年的時候,今天的「寶島時代村」還只是一個量販店。當時這家量販店已經經營二十幾年了,早期還很發達,但後來隨著整個環境而改變。事實上這間「新天地」量販店在草屯算是有代表性的一個企業,後來因為家樂福、全聯社的崛起而漸漸失去競爭力,到最後亮起紅燈只好關門。你知道嗎?新天地一關門,南投縣立刻就多了500多個鄉親失業。

那個時候,我也已經在量販店外面的夜市工作快十年了,我深深體會到,關於地方未來的發展或是鄉親生活的需求,有時候很多的機會,可能不一定需要外求,不必期待一個外來的機會突然出現在你眼前。我常常會用一個比喻來講,如果政府能夠爭取一些大企業來到南投縣投資,能夠創造3000個就業機會,這當然是一件好事,但是它可遇不可求。更何況假若大企業就算來到南投來投資設廠,但它提供出來的工作機會,也不一定是能吻合南投鄉親條件。因此,從最根本說起,「基層」與「在地精神」,這才是我創立夜市和寶島時代村的思考點。我要強調的是,不要去外求或遠求,機會可能就在當下,就在我們眼前。所以我從「在地人文的思考點」開始構思,想想夜市要如何發展?它又憑什麼可以「升級」?如果夜市這種庶民的文化、庶民的生活、庶民的經濟可以升級起來,不只讓南投縣鄉親的需求能夠滿足,當全省各地的鄉親來到南投縣旅遊的時候,也能滿足他們的需求。所以在100年的時候我就開始構想怎樣把新天地量販店給接手過來;坦白講,接手過來之後,就硬耗在那裏八個月,卻一直都沒有想出下一步該怎麼走,量販店就變成足足八個月的蚊子館,而八個月來我每天都在思考,思考這個夜市旁邊的新天地量販店要改造成一個怎麼樣的環境,才能夠吻合當地鄉親的需求?

量販店是我先買下來,然後再設法走出一條路。當初我創辦夜市的時候也是一樣。民國91年我回到南投就想要去做夜市,當時家人和親戚朋友都在阻止我。可是,那時候我剛回來,事實上口袋也沒什麼錢,加上小時候家裡的生活環境也是很困苦,也沒有錢,夜市其實是一個相對合理的開始。然而當初夜市這塊地是一片荒地,四處都是雜草,垃圾推滿地。我選上這塊土地之後,跟朋友借了600萬元,就開始下去動手整理。當時我的母親堅決反對,她說「你這傻孩子,我們已經沒錢了,你還跟別人借錢,借了錢竟然還是做夜市,做夜市你也都不懂」。但是我覺得,下定決心、拿出毅力,認為是對的事情就是要堅持到底。當然除此之外,你還是需要不斷努力去投入。而這一切,也算是對我自己的挑戰跟考驗,我就從夜市開始。我知道當初有很多人也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情看我能怎麼做,可是到了夜市真正開幕那天,第一天就湧入5萬多遊客跟鄉親進來,那種人潮擁擠進來的景象,當下的我看在眼裡,是萬分感動和激動的,而覺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 當你站在夜市人群中,看著鄉親們攜家帶眷扶老攜幼,臉上堆滿了笑容,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回報。鄉親從921大地震之後愁眉苦臉毫無希望,好像看不到明天;到如今全家來到夜市,滿臉展現出笑容,走到夜市裡面不需花很多錢而全家和樂融融。看到南投鄉親這樣濃濃得的人情味,以及人與人之間情感的交流,也讓我覺得好開心。在這夜市裡,大家因緣聚會,不管是做生意、來消費的、純觀光的,所有人都是和樂融融皆大歡喜,那是我最大的鼓勵和安慰。所以這十年的夜市時光,一樣讓我不斷成長學習。一些人看起來是微不足道,但他們就是值得我去尊重,甚至是去向他們學習;在他們身上那種奮鬥不懈的精神,那種對家庭的責任以及對子女的養育和教育;這份重擔,他們就這麼扛起來。

DSC_5138  

這裡面有一些人曾經是大老闆,因為地震和經濟不景氣的緣故,最後事業也倒了,到頭來一事無成,人也中年了。但是他們就是不認輸,靠自己的勞力,從夜市再出發,有的甚至把房貸給還完了……,你要知道,921大地震當房子倒了,政府補你100萬,可是你可能向銀行貸了700萬,結果他還是負債600萬,這600萬還是要還的,然而這個時後你既沒有工作也沒有家,還要租房子,中途又失業了要怎麼辦?所以看到這些災民鄉親這11年來,從那種困苦環境中,慢慢的靠自己站起來,大家同心協力相挺,那種向心力,讓他們把房貸還完了,重新又買新的房子,而最欣慰的是,他們的小孩從小看到爸爸媽媽在夜市工作,那小孩當初可能是幼稚園或國小,那現都已經是上大學了;當我看到他們,我會走過去誠心誠意的對他們表示慶賀。

寶島時代村是在100年創立的,我記得非常清楚,5月15號我接手,101年1月20號動工,6月15號完成,創立的過程可能是5個月又20天,這都是靠團隊的合作努力。有時候我們做一件事情,不一定是從商業考量去評估,例如寶島時代村園區的夜市,當初創立的時候就不是以賺錢的角度去營造,純粹是回饋地方、幫助鄉親的這份熱情和願景來經營這個夜市,寶島時代村也是一樣。

就整個南投縣來看,隨著區域發展的變遷和交通動線的開發,事實上草屯已經邊緣化了。在早期921還沒發生之前,國道6號還沒有通車之前,到南投縣清境農場、日月潭去玩的,一定會經過草屯鎮,所以那時候的草屯是熱鬧擁擠的。921地震之後,國道6號接著開發,它雖然提供了到南投遊玩的便利性,但相對的,城鄉差距也越來越遠,草屯鎮更加處於劣勢的狀態,沒有競爭力。還好現在有夜市在支撐著,可以吸引一些來到南投旅遊的遊客順路來草屯逛個夜市。雖然夜市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功能,可是它畢竟還是沒辦法滿足整個地方發展、鄉親就業的生活需求。所以說,延續草屯夜市這10年來的經驗與心得去思考,於是造就出了現在的寶島時代村。寶島時代村其實就是在述說著台灣人的故事,它是以歷史時空當作背景,吻合台灣的文化和在地的人情味。不管任何族群是先來還是後到的,雖然只有短短的400年歷史,我們就已經歷了「荷蘭時代-鄭成功時代-日據時代-戒嚴時代」,就以這四大時代作為歷史舞台,以閩南人、客家人、原住民以及眷村這四個族群為演員,以他們各自的精神和生活面相來展示,我們希望寶島時代村可以作為一種族群融合的象徵;在這台灣的土地上,可能是政治因素造成了族群的分化和對立,但是我們並不爭論政治的是非對錯,純粹是以歷史的角度來觀看,其實每個族群在那些時代都是很困苦的。在困苦的環境中,他們也都是要努力生存。

DSC_9357

   我們回頭去看各個時代,不論是爸爸媽媽還是阿公阿嬤的那個時代,都經歷過戰爭的苦難,而他們也都很刻苦耐勞,為家庭、為下一代,任勞任怨在做事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 我的父母都是受日本教育,是被日本人統治的,當時的生活十分困苦,同時也經歷過戰爭,接下來又是戒嚴時期,都很辛苦。可是他們的下一代,也就是我們,如果以現在的角度再來看事情的的話,我深深覺得活在這世代的人是非常幸福的。因此以現在的台灣來講,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生活在一個非常幸福的年代。

所以人生啊…我來分享一個事情,我曾經在99年要跨越100年那一年年底,我剛好跟創世基金會合辦3場街友的尾牙宴,那時候差不多辦了30桌,然後也邀請了一些義工的來幫他們剪頭髮,大家一起同歡樂。每個街友,我也都包個紅包給他們,祝福他們新年快樂。

     那場尾牙結束以後,我正要離開,有位街友對著我走過來,行動看起來也不是很方便的樣子,街友旁邊有位創世基金會的員工就對那位街友說:「過年快到了,你有什麼需求,就跟江董事長說,他們很願意幫忙你。」事實上我跟潘潘(江董夫人)都是很樂意幫忙的,但是我在等待那位街友的回答時,心想他可能會說,過年了卻沒有錢,也沒有新衣服新鞋子可以穿,心想他可能會提出這樣的要求。結果那位街友對著我跟潘潘說:「我什麼都不缺,我只要你們給我一個祝福!」。這位街友只想要得到我跟潘潘的祝福,這樣而已……我覺得這個人真的是太偉大了!那一刻,我在他身上得到非常震撼的感觸,震撼到當天晚上我竟然失眠,反而認為我自己才是卑微的。之後我腦海中就不停思考著,雖然我擁有很多,但是我還是會覺得自己缺少很多東西,所以我不斷盲目的在追求。但是在這位街友身上,他一無所有,而我們卻是希望能付出什麼好對他「有所幫助」,而他卻什麼都不缺,他需要的竟是一句短短的祝福。這件事讓我感到太大的衝擊,而他也讓我感到非常敬佩,是我該要向他學習才對。從那件事情過後,我的人生觀也開始有了不同想法。我不敢再獨斷地認定那些看似需要幫助的人,我會認為他是和我們「正常人」一樣是好好的,也是我可以學習的對象。此後就提醒自己應該要更謙卑,要能夠知足,每一天都會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人,而有這樣的機會能夠幫助別人,能夠在這個社會中努力,珍惜所擁有的一切。

2011.01.10創世關懷街友活動3  

     大家不分貧富,都是為我們的下一代在打拚,所以他們都可以讓我省思與成長,啟發我,也激勵我。雖然人跟人之間可以有很多角度的想法,但是台灣社會流行的價值觀往往也讓我覺得似是而非;最讓我感到傷心是,我們的社會不缺經濟,我們缺少的是一個核心價值觀。雖然經濟固然也重要,但核心價值更重要,如同那位街友一樣。

我創立寶島時代村,並不是在搞經濟,而是追求這個社會的核心價值感。對於未來,我追求的是一份責任,一種以身作則,努力打拚的價值觀。在這裡工作的幾乎都是年輕小伙子,有的剛從學校出畢業,有的是出國留學後返鄉,只要你願意,只要吻合這一份台灣人的精神,既使是門外漢,沒有什麼專業背景,都可以在寶島時代村或者夜市中擁有一個立足點,能夠負起對家人的責任,刻苦耐勞願意付出,並且在當中找到你自己的價值。

對工作,我是狂熱的;但是對感情方面,我算是一個粗心的人,往往不懂得讓如何處理,內心雖然是熱的,但外表卻是冷的。我之前有兩段婚姻,當初都希望能夠圓滿幸福,但是人生的現實面很無奈,最後卻事與願違。但是,這些事情沒有一定是誰對誰錯。跟潘潘結婚以後,我現在的感受是,也因為有前面那兩段婚姻,才讓我懂得要怎麼樣好好珍惜,懂得如何與另一半好好互動,攜手共同付出。

人都是會成長的,雖然人生並不圓滿,我鼓勵現在的年輕人要有勇氣去面對、去體驗,不要被社會的風氣所影響,老用二分法來看人生。

所謂「二分法」的意思是,譬如說某某人是「好人還是壞人」,他是「有錢人還是沒錢人」,不該用這種方式來二分。如果用這樣的角度來詮釋,他的生命是膚淺和幼稚的。我覺得生命不該以如此膚淺的角度來看待,生命的酸甜苦辣、喜怒哀樂,是要個人去感受的。我覺人生是每個人用自己的生命在寫故事。當然每個人的故事都是不一樣的,只要去擁抱它,盡情去揮灑,一定能創造出很精彩的人生。我以前生活在戒嚴時期,學校裡得到的教育其實並不多,但其實我是非常喜歡讀書的。現在社會的環境不一樣了,如果有機會回到從前的話,我會很用功的去讀書。

DSC00082  

【南投景點】【人文‧關懷‧在地情】 【懷舊‧回憶‧好時光】【下雨天去哪玩】
營業時間:週一至週五AM10:00-PM18:30
週六、週日AM09:30-PM18:30
地址:南投縣草屯鎮中正路1039號
電話:049-2305000
官網:http://twtimes.tw

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twtimes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寶島時代村TaiwanTimesVillage

寶島黑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